予怀@人生赢家

予怀@人生赢家

书性恋,个人,勿扰
查看介绍

那时飞燕衔来雨声惊了看花人
收拾去的南国烟云又长出几寸
年少谁惜千金一掷换六朝金粉
风流不曾演尽不知明日又春深
当时曾邀芳兰杜若共浮白一程
一顾东风吹皱春水才觉有离分
岁岁年年不过这般浮沉,趁酒尚有余温
可否抵过三尺老病加身
千重云山千重愁,欲断水水却流
何事年年独有江月如旧留我风满袖
最孤枕是昨夜小楼,最远是明日舟
纵然我杯在手,一年几见月当头
可笑六耳不同谋,难耐几十春秋
只剩几卷昏鸦老树寒残如今欺病酒
天地如斯悠悠,总输他翻覆只手
卖花人老去后,谁还为我记取这庭前柳
哪家莺哥还在学舌问奈何奈何
奈何离去的马蹄声掩过了笙歌
后来几回南柯梦里徘徊于城郭
清都山水是否允我自诩疏狂客
乱琼碎玉若非自寻招惹,木兰若非摧折
何必任人添上陈言笔墨
且看鹘没处,中原青山一发
酒旗戏鼓纵是喧哗哪有游人不忆家
有人附庸风雅,也写不进一处佳话
有人风流演罢,却在无人处哭哑
从来千人一念啊,伤心别是一家
从来欢场最易倾塌少年最易消磨吧
还未寻过烟霞,指尖就添了白发
烹陈雪煮新茶,一枕淮安谁问我真假
多少开过的花,老去在山间月下
多少鲜衣和怒马,也都陷在风霜的笔画

——春意远 Amuro

评论
© 予怀@人生赢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