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怀@人生赢家

予怀@人生赢家

书性恋,个人,勿扰
查看介绍

You are my hero(403衍生 麦哥真爱粉)

lizzyholmes:

Sherrinford
“我不会杀人的,我不要手上沾满鲜血……”
“Oh, Mycroft ,look at your face,it's so funny.”Eurus靠在椅子上格格地笑起来,像个天真的小姑娘在看着喜剧片。
“Yes,I'm so happy that you like it,it's good to know.”
Eurus不置可否,不过倒是终于把目光从视频上移开,转过椅子正对着Mycroft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五年前。只是没猜到形式。看到狱长,我才想到。没办法,和你比起来,我们总是迟钝的。”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大英政府此刻脸上却出现了无奈与挫败:“可怜的狱长夫妇,其实不管我们干什么,这两人早就注定要双死了。”Mycroft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惋惜那对夫妇,还是被牵着鼻子走的自己。
“可怜的Mycroft。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一直在阻止他们按着我的路子走下去不是吗?还好没人听你的,不然我的游戏还真有点难进行下去。”Eurus饶有趣味的看着叹气的兄长。她爱死了和她两个兄长的游戏。
“别妄自菲薄,好歹演技还不错的,只是,逻辑确实有所欠缺。你是想告诉我,你一个特工头子没见惯生死,甚至没看过死人?还是想告诉我,每次Sherlock磕着碰着都偷偷帮他包扎的好哥哥晕血?”每次想起她两个哥哥亲密无间的童年生活,Eurus总是忍不住要酸一酸他们。
“Sherlock不是你。”
“我看他比以前好多了。”Eurus对这样的恭维并没有感到多受用,“难说你这么自毁形象真的有用。至少后面他拆穿了你的口是心非。”
Mycroft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但内心深处,他知道Eurus说的是对的。可是,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真倒霉不是吗?弄得我今天又要再跑一趟了。”
“我看你还是很乐意被拆穿的。看,后面你又开始重建你前面奋力破坏的英雄形象了。”Eurus嗤笑了一声看向Mycroft:“Sherly不能有负罪感……我愿意为Sherly去死……最好Sherly眼里我是个大英雄……真是个好哥哥,全世界最好的哥哥,哈哈哈哈哈……”
好哥哥?哈哈哈哈,难为Eurus笑他。Mycroft也想笑。
Eurus的笑声一声声击打在Mycroft的心上。又似反复地拷打质问着他。
看看你都做了什么,Mycroft?看看你的弟弟妹妹!
“别这样,Eurus,我并不是偏心Sherlock。只是兄妹之间总是不可能像兄弟那么亲密,我们并不是不关心你。当时我们都还小,没有人教过我们怎么和小女孩相处。”
“有谁教过你和弟弟相处,哥哥?把妹妹关起来就是你对妹妹表示关爱的方式?”
提起这个,Eurus一瞬间变成了只刺猬,她拉高了声线,激动地叫了起来。可下一秒,她有忽然平静了下来,拍了下掌,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啊,对,你估计要说后来你也总是用摄像头监视Sherlock,看来真是错怪你了,哥哥。”
Mycroft避开了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垂下了眼眸:“我并不是在为我的所作所为开脱,也没有在奢求你的原谅,Eurus。我也尝试过去弥补……”
可惜,太迟了!太迟了!有什么意义?什么也弥补不了。
“是啊,哈哈哈,你的圣诞礼物。用圣诞礼物来弥补我,用你的该死的政府谜题弥补我?最后发现放进了一头恶狼。”Eurus站起身,向着拒绝与她对视的Mycroft逼近,“看,你还是在为你的错误开脱!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太爱我的弟弟妹妹了。”
Mycroft觉得自己有些站不住了,幸亏有这把黑伞支撑。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依旧得体,即便他已经狼狈不堪。
Eurus凑到了Mycroft面前,欣赏着他那精彩的表情。Mycroft忍不住微微偏开了头。
Eurus看着Mycroft一副十足的忍辱负重的模样,嗤的一声轻笑了起来。
不,还不到崩溃的时候。
Eurus笑着退后几步,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了45cm的安全距离外。
“哦,哥哥,你真是扫兴。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及录像有趣。来嘛,一起看录像,你很喜欢看录像的不是吗?”
Mycroft这才抬起头,扯了扯嘴角。要是可以,他才不愿意一天到晚盯着这两个捣蛋鬼的录像带。
看到Mycroft终于把注意力拉了回来,Eurus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别这么丧气,照看Sherlock确实挺不省心的,不过你看,他还是愿意为了你选择自杀不是吗?”
她恶意的停顿了一会,立即又装出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捂住了嘴,无辜地眨了眨眼看向Mycroft:”哦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他从头到尾选择的都是华生医生了,我亲爱的大哥。”Eurus摊了摊手,脸上写满的却是幸灾乐祸。
哦,游戏开始了!没错,她铺垫的可真够多的,Mycroft想。Eurus终于要进入她的正题了。他知道等着他的会是怎样的催眠。
“这是家事,妹妹。华生医生只是个无辜的外人。别说他是Sherlock的朋友,就算他只是个素昧平生的人,Sherlock也不可能选他的。”Mycroft再一次企图避开Eurus如炬的目光。
因而,Eurus又一次逼近了他,以保证她给他的压迫感足够大:“不不,Mycroft,兄弟姐妹之间应该坦诚一些,别试着骗我。你除了出于减轻Sherlock的负罪感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她忽然倾身凑到Mycroft的耳边,用极魅惑的语调轻语,“你不想亲耳听见他真的弃你而现在华生医生。就像他现在常常做的那样。”
Eurus笑着站直了身,替Mycroft整理了胸前的领带,细心地抹平了他衬衣上的褶皱:“他早就习惯在记忆宫殿里面放弃你而选用华生医生的角度了不是吗?你情愿自己掌握主动权,这样你还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不是Sherlock放弃了你,而是你自己放弃了你自己,亲爱的哥哥。”
Mycroft轻轻推开了她,微笑着回应了她的目光:“他最后也没有放弃我,不是吗?”
有点意思了。
“上次你告诉他,你的特工用命换来情报的时候他怎么说来着?让我想想。哦,对了。Perhaps he shouldn't have done. He was obviously just trying to show off.(出自301,中文翻译总是有点不太贴切。)何况,他是个福尔摩斯,福尔摩斯从来都不怎么把自己的命看的太重不是?”
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早就不在意了。Mycroft告诉自己。只要Sherlock好好的就好,他不奢望他学会为他的哥哥付出些什么。他也不希望。
是的,只要他们两个都好好的,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他心中隐约有个设想,他能感觉到。只是,他还需要再确认一次。这赌注,并不算小。
“哦,妹妹,你真是擅长让人绝望。”Mycroft走上前,将录像快进到末尾,那个让所有人都为之心碎的画面。
Eurus却没有他想象中的激动,她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除了微颤的指尖和嘴唇让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不平静。反倒是Mycroft自己先摁了暂停,别开了视线。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
然而先打破沉寂的也依旧是Eurus:“抱抱我,Mycroft,像Sherlock那样。你还没有抱过我。”
Mycroft不得不承认,他那引以为豪,举世瞩目的头脑在那一刻,卡壳了。他怀疑自己是否听差了,而Eurus的眼中却写着肯定和鼓励。
Mycroft学着Sherlock的样子紧紧地环住妹妹,这个动作做来却十分的别扭,他本不是喜欢肢体接触的人,即便是和Sherlock,他们之间也早就没有了那般亲密的举动。这种感觉对他而言无疑是陌生的。
多久了?他几乎早已忘记了拥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而妹妹在她怀中哭泣更让她手足无措。他极力从记忆宫殿里面调出那些封存已久的记忆,他记得从前的Sherlock也曾经是那样黏人,他也曾经对这样的亲密举动得心应手。但念及他与Sherlock在妹妹走后的亲密,又让他受着对妹妹无限愧疚的苦苦煎熬。
“哥哥,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要杀了你,真的没有。我准备了麻醉针,我真的没有想要让Sherlock真的杀了你。我的确更喜欢Sherlock,我也曾经恨你把我关在这个牢笼里,但是,这么多年,我拥有的,也只有你。我只是害怕一个人。我只是不喜欢被丢在一边,我不是怪胎。我只是需要游戏啊!我只是想找点东西取取暖。求你了,哥哥。求你。不要再把我关起来……”
Mycroft,轻轻地拍着哭泣的妹妹,亲吻了她的头发:“Eurus,你知道,我从来不后悔把你关起来。”
Mycroft感觉到Eurus停止了抽泣,轻笑了起来,似嘲笑更似自嘲:“我唯一后悔的,是没有在你做错事之前给予你足够的关注呵护,妈咪说的对,作为一个哥哥,我的能力实在太有限了。我是一个失败的哥哥,对你是,对Sherly也是。我总是自以为是,以为把你都保护起来就好,从来,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们心里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Mycroft忽然感到,他心中那个模糊的想法,彻底地清晰了起来。就在刚刚,它得到了验证。
Mycroft从Eurus渐渐松开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好吧,我亲爱的妹妹。在刚刚的博弈里面你输了也赢了。晚一些,大概两三天后,Anthea会来接你出去的,你得回老屋和妈咪住两年学乖一点好吗?”
Eurus呆呆地看着甩着黑伞离开的Mycroft,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见过这种背影,在那个可怜的泰勒医生身上,是的,后来他自杀了。
“向我保证你来接我。”
“想出去吗?规矩我定。”
“向我保证!”
她果然发现了。Mycroft满意地笑了笑。终归还是Sherlock好骗得多。
“好吧,Sherlock会来接你,Eurus。上次是他来看你,这次是我,下一次理所当然是他,我们说好的。”
“那么再下一次呢?”
“没有再下一次,你要离开这里了,大概不会再回来,我相信。”Mycroft特意避重就轻地说。
“Mycroft,你知道我在讲什么!”
哦,是时候收网了。
“这是你要出去所必须学会的代价,Eurus。作为哥哥,小时候,我教过Sherlock很多,你太聪明了,我还没有机会教你什么。这是第一课,Eurus。记住。你的那一套很妙,能摧毁一个人,可以杀死一个人,但是,记住,不可能完全照着你预设的方向来。你的那一套,其实也没那么妙。永远,不要再用!记住!”Mycroft再次蹲下身,以确保他们的目光是平齐的。
Eurus的猜想得到了验证,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温柔地微笑着的危险人物:“你敢威胁我?你敢用这样的方法?”
“开车撞死过亲爱的人的人大多不敢再开车。”看着抓狂的Eurus,Mycroft知道,他的计划一定会成功。
他轻轻拍了拍Eurus示意她平静下来。
Eurus像甩掉什么恶心的东西那样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我不是大多数,你也不是什么该死的恶心的亲爱的人!”
“我当然不是。但是,不代表我对你产生不了影响,有的时候,挫败感也一样造成创伤,当然,也许我不能指望你会有些微的内疚感?没关系,这些都值得一试不是吗?”Mycroft又露出了他上谈判桌那副欠揍的模样,又恢复了他那副该死的魔王本性。他站起来,认真地整理起自己的三件套。
“你想赢想疯了是吗?果然这才是ice man的本性是吗?那Sherlock呢?Sherlock怎么办?”
输局已定,可Eurus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她知道Mycroft的软肋。
可惜,了解人心的不只Eurus。Mycroft早已预料到了这话,事实上,他在等着它。因为,这意味着,这一切接近尾声了。它会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这是我们之间的博弈,Eurus,别拿Sherlock当筹码。是你之前的话逼死了我!Sherlock很笨,怎么骗他是你的事,你输了我不要再输他。你仿佛很享受和你哥哥们的游戏。”
“说谎!”
哎,谁说和聪明人说话不费劲的来着?幸而,就连这个Mycroft也考虑到了。
“哦,你知道的,我受了惊吓,我现在没法面对你们,我需要一个长假休整,申请出去外勤了。”Mycroft认真地演绎出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你是不是去外勤,很容易求证,这漏洞大着呢!买通mi6的人也没用,那群金鱼,即便是Sherlock也是可以应付的来的。”
“别着急,事实上,我也的确是要去的,不怕他查。之前Sherlock东欧的卧底任务拖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人选。运气好,六个月后,我可以赶在被发现前自杀。”
“你殉国,带来的好处就是短时间内,Sherlock依旧享受你活着时的特权和优待,以及Anthea继续留在内阁工作。”Eurus喃喃道。她知道,这真的会是一个周密的计划。
“精准。”Mycroft习惯性地说道。哦,她不是Sherlock,Eurus可不需要这个。
哦,Sherlock……
Mycroft忽然想起什么,补充道:“或许日后Anthea还需要你偶尔的指点,以保障她在内阁的地位,总之,她在,那么你们将一直受到保护。”
Mycroft已经胜券在握,现在换他用一副饶有趣味的样子看着已经完全瘫软了的Eurus了。现在,他完全享受这最后的博弈。
“也许你还想把它听完?”
Mycroft知道Eurus一点也不想,但他还是继续说道:“Sherlock很清楚我现在不太想见你们,最近也基本没有私下来找过我,昨天来第欧根尼我也把他拦回去了。现在华生医生回来了,他会有很精彩的生活,他不再那么需要我,慢慢他会习惯没有我的生活。”
“那不一样……”Eurus还想再做垂死挣扎。
“我早就告诉过他,特工是活不到退休的,离开了伦敦地头,出事只是迟早的事情。他不会没有心理准备,这没什么接受不了的。这还要感谢你,亲爱的Eurus。是你给了我信心。”
“闭嘴,你不用说了,我……”
Mycroft恍若未闻:“那天他知道了可怜的红胡子的真相之后也没有像以前那么难以接受不是吗?我很高兴看到你不舍得伤害Sherlock。”
Mycroft欣慰的目光对上Eurus怨毒的目光丝毫没有显出弱势来。
“我拒绝和你合作,我不会帮你。我不会……”此刻的Eurus已经彻底被击溃了,她不是刚才咄咄逼人,蛊惑人心的巫女,而只是一个和哥哥耍赖的小女孩。
而Mycroft也不再是博弈中的大魔王,但他依旧是威严的兄长。
“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Eurus。你可以问问Sherlock,他哥哥真正决定的事情是不是可能更改?我实在通知你,你只有一条路,接受,自由,学乖,然后照顾好你的笨哥哥。”
Mycroft看着Eurus目光越来越黯淡了下来,他猜测着那些话在她心里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他并不心急,安静地等着。而他营造出的平静让Eurus看到了他的决心。
“你是个疯子!你才是疯子!”Eurus终于还是大叫着打破了沉寂。
“Eurus,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很欣慰。你该学点教训了。”
是的,她会的。
“是你自己想死,不是我!你这个懦夫,你逃避……”Eurus疯狂地大吼。
——收网。
“是的,是你刚才的话让我接受了我是个无能为力的懦夫,一个失败的哥哥。你很清楚,我的决定是刚刚才做的。”他又露出了那可恶的笑容,是的,魔王的笑容。
“不,你只是换了种方法囚禁我,我还是恨你!”
——巫女恨毒地咒骂着。
“啊,对。你是该在陪着妈咪的两年里想想你有什么喜欢的事情做,出去了和没出去的时候做一样的事情那的确是没什么不同,我亲爱的Eurus。”
——可是,怕什么,他可是魔王啊。
“Mycroft▪Holmes,你毁了我的一生!”
——掌控一切的魔王。
“I know,and I'm so sorry.Goodbye,my little sister.”


东欧
“Then he is very limited.”
——抽出黑伞里的剑。
“他是个烂哥哥。”
——摸上跳动的心脏。
“Mycroft▪Holmes,你毁了我的一生!”
——似乎,也不那么疼!
大约他早已习惯了疼痛,亦或者,他的心脏早已不在鲜活。
“Well,I suppose there is a heart somewhere inside me.”
——It is true!


皇家协会
世界上存在过最美的头脑……以及心脏。


贝克街
“Goodbye,brother mine.”
“Mycroft!”
Sherlock从沙发上弹起,Sherlock感觉到心脏忽然绞痛起来。Sherlock醒来发现又是这个梦:“还好,我没有亲手杀了你。”Sherlock对自己说:“如果你死在我面前,那简直不可想象。”
“Because,you are my hero,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end


嗯,很显然我是个神经病哈哈哈哈……但是有一点要说明的是,麦哥最后的选择不是逃避不是以死谢罪也不是不负责任只求自己解脱,而是真的在解决这个从一开始就走错的路。他很开心的发现,妹妹在博同情想出去的时候说了真话,证明了妹妹还有心,所以他才选择这样做了。他是要解决这件事情的,否则就会直接自己自杀而不是来找妹妹。
说实话,403哥哥确实很伟大很感人。但是说真的,其实智商下线还是可以解释过来的。
首先,麦哥是更了解Eurus的那个人,麦哥拒绝玩她的游戏是有道理的,不是赌气!麦哥是上谈判桌的人,他知道他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尤其这个人很狡猾,智力也在他之上,不按常理出牌,而且满怀恶意。而事实说明,小夏他不按着Eurus的套路来,想自杀的时候,那一关就跳过去了。是小夏和医生没有领会麦哥的意思,才老叫他闭嘴,看不清状况的人不是麦哥,麦哥是急于破局的人。
还有一点就是,麦哥作为一个情报头子,每天死在他手下的人多着呢,他不是一个见不惯生死的人,尤其是有妹妹的事件发生之后,他的心没有那么脆弱。ice man真的不是瞎来的。而且,最有力的证明在于,玛丽和CAM都是中枪死在麦哥面前的,当时他很淡定,所以,你们是要告诉我狱长长太丑了吗?
至于在贝克街,麦哥说这是家事,不让医生参与,并不是说觉得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因,小夏欠考虑了,他不如麦哥了解妹妹的危险性。麦哥是好意,怕医生被拉下水,一方面医生自己的安危受威胁,另一方面,麦哥小夏多了一个人质。
还有就是,不要太过于苛刻,麦哥当时还是孩子,妹妹的事情处理不得当真的不能太怪他,福家爸妈真的没有做好父母该有的义务和责任。麦哥的错也不在把妹妹关起来,妹妹太危险真的不能放出来。他的错误,在于在妹妹犯错以先没有足够关爱妹妹,让妹妹感觉到了孤独。大约是不知道如何照顾一个小女孩的原因吧。
至于后来的麦哥,不同于小夏,他不是不懂感情的那个,他很显然是经历了太多,自己掐灭掉的。
第四季有很多兄弟之间感人的部分,很多细节表明小夏很依赖于麦哥的帮助,即使是在sherrinford,麦哥加入推理的时候,小夏一瞬间的表情是惊喜。那是很有趣的一个点。
还有就是公寓爆炸前关于巴夫人的讨论,相当有爱。我曾经设想过麦夏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这个云淡风轻很不错,而且知道小夏不管什么时候都觉得麦哥great这点也很让人兴奋。果然是迷弟,兄控滤镜我给满分。
总之麦夏之间那种尽在不言中的默契,那种温润如水,回甘无比的温情是让我很感动的。这也是四季一来我对麦夏钟爱的原因。

评论
热度(222)
  1. 予怀@人生赢家lizzyholmes 转载了此文字
© 予怀@人生赢家 | Powered by LOFTER